尼泊爾義診之旅 喇嘛眼疾一年未癒 香港中醫行針施藥

尼泊爾的首府加德滿都, 並無一般大城市人煙稠密的喧嘩聲,亦無通宵達旦燈紅酒綠的夜生活。 到了晚上10時,尼泊爾也放慢腳步,整個城市也像是徐徐地進入夢鄉。由香港註冊中醫師、中醫學生、大朋友和小朋友義工組成的團隊一行十人,在翌日早上,完成了喇嘛大師為我們準備的豐富早餐後, 看著窗外那隨風飄舞的五色旗幟,我們的義診正式開始。

在當天早上,於寺廟內的辦公室中, 我們幾位醫師把預計應用的藥物、醫療物資、針灸用具分門別類地安放,義診團隊迎接今次義診的第一批對象——住宿的小喇嘛們。他們年齡由5至15歲不等,都住在藏傳佛教的寺廟中學習,直到培訓為一位藏傳佛教的學者,通過考核所有佛學學位的知識, 方算完成培訓。所以他們是分班居住在寺廟內,就像我們平日所見的寄宿學校一樣。

在隨後幾天的義診行程中,各類型的診症對象出現在我們的面前,如生活在當地藏民、住在隔壁貧民窟的老婆婆、正在地盤等施工的工人們、駐校的老師、寄宿學校的小朋友、在周圍擺賣蔬菜的老闆娘以及在寺廟中修行的藏傳佛教大師們。他們每一個歡笑而純真的面孔,仍然是歷歷在目。

義診義工及寄宿學校小朋友
義診義工與藏傳佛教大師們

尼泊爾經濟發展水平較低,人類發展指數在亞洲範圍的國家當中,屬於比較低的一個地方,所以在義診當中,接觸到較多營養不良的小童。而具傳染性皮膚病的病例亦不少,因缺乏衛生常識及基本醫療教育,患上皮膚病的小孩容易在寄宿時把病源互相傳染,引起群體感染,所以這次義診除了發放基本的外用藥物外,也要教導當地師生清潔和衛生的習慣。

讓人印象較深刻的是,有位小喇嘛左眼疼痛已經一年,因沒有得到妥貼的醫療照顧,病情已慢慢惡化。由於沒有任何眼科專科醫生在場及基於當地生活水平問題,未能到當地更為專業的醫院作出檢查。我作為中醫師,就以中醫經絡理論及辨證技術,先為這小喇嘛使用針灸,以降低他的疼痛程度,及透過翻譯留下醫囑和處理步驟,希望至少可減少患者的痛苦和延緩眼疾的惡化。

凡針之妙,均以立竿見影,起效速應而讓患者和受眾建立信心先為,醫治起來亦更容易辦,故我多以針藥齊施之技以竟全功。首針先取右足厥陰,繆刺之意,針遁太沖穴入而貼大趾筋腱,針尖直指脾經,寄通肝實脾之意。第二針我先按小喇嘛的頭顱骨至後枕區域,尋找較為繃緊的肌肉和結節,鎖定位置後縱向下針沿皮而刺,只取左側的後枕部,囑咐小喇嘛眨一下眼睛,在隨後一、兩分鐘後,左眼的疼痛慢慢消失,旁邊的翻譯與病人大為驚奇,我告訴他們:「這就是針灸。」及後,開了幾付中藥,囑他要戒口,好好的照顧自己。

我們義診中一半的時間留在寺廟中,另外一半時間到兩所不同的山區學校為該校師生義診。超出我們的預計,本次義診總人數達250人,由主要幾位醫師分別診治,工作量亦比較沉重。病種分類廣闊,主要有皮膚病、痛症、營養不良、胃病、腸道寄生蟲病、情緒問題等。我們中醫師主要應用濃縮中藥和針灸,以即時起效的針術應對他們主要的不適,以中藥鞏固他們的療效。

這幾天在尼泊爾的義診除了帶來受眾與施眾的交流外,也讓中醫走出華人地區,面向世界。讓我們在未來的日子中更積極投入中醫義診服務,為著無國界中醫團隊的籌組作出清晰的指引。

義診義工教應用濃縮中藥和針灸
尼泊爾義診之旅 喇嘛眼疾一年未癒 香港中醫行針施藥

作者介紹

Avatar
張懷烈 註冊中醫師
廣州暨南大學中醫學全科學士
香港大學中醫學內科碩士
香港大學中醫腫瘤學深造證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