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者送殯的三種心情|神耆商機

筆者早前出席一個飯局時需提早離席,所以禮貌地和幾位有錢長者說:「不好意思,我走先啦!」之後,有前輩提醒我,因為語帶相關,他們對「走先」這兩個字有忌諱。人年輕時,常常收到婚宴、生日宴或百日宴的邀請;但上年紀後,收到的卻愈來愈多是朋友離世的消息。

去「大酒店」的次數也變得頻繁,意味著自己也更加接近生老病死的終點站。經常面對死別,當然會無限傷感。一些突然離世的朋友,讓老人感到生命脆弱無常,對死亡充滿恐懼和焦慮。朋友愈來愈少,還有巨大的失落和思念,因為與離開的人共度的時光和回憶都會湧上心頭,這種悲傷甚至可能持續很長時間。

傷心以外,另一種感覺是「麻木」。一些有錢長者基於他們的身份地位或家族關係,朋友眾多,名字不時出現在治喪委員會名單中,經常都送花圈或獲邀扶靈。送朋友一程無疑是雪中送炭,一般都會盡量參加。有時每個月都會有人「走先」,甚至一個禮拜走幾場。長者通常會慰問一下,鞠個躬,不會停留太久。經歷得多了,看慣了「白頭人送黑頭人」,也有點看化和麻木,人生眾散無常,生死有命,也沒有特別難過,當然至親除外。

第三種心情竟然是「開心」,這絕非幸災樂禍。有位前輩分享,見到比自己年輕的人離世,特別感覺到自己賺了,有種火海逃生,自己成了倖存者的感覺。香港長者人均壽命八十多歲,老人愈見到同輩未到中位數就被「點名」,甚至「打尖」,自己就愈覺得有更大機會長壽一點。除了感恩,自己也能微笑到最後,看到他人「收尾嗰兩年」。雖然這個想法有點阿Q,但也不無道理。

作者介紹

健康教育基金會 | Primary Care Education Foundation
健康教育基金會 | Primary Care Education Foundation
「健康教育基金會是一個非營利組織團體。我們的目標是努力地向社會上不同組織,無論公共或私人機構,社區和個人,以鼓勵及正面方式支持大眾預防疾病,以延長生命和促進人類健康。健康教育基金會的始創人是醫療保健領域的專家:分別是 香港醫護學會創會主席的關志康先生和曾擔任 香港衛生署副署長及食物安全專員的譚麗芬醫生。」